“59文学网”最新网址:https://www.59pk.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59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仙走一步 > 1051、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仙走一步 1051、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章节列表下一章
好书推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毒医娘亲萌宝宝 符篆苍穹 全职高手 超级学生的三界军团 灵剑尊 恐怖邮差 特种兵王在校园 你是我藏不住的甜 我的美女俏老婆 
    “哈哈……哈哈哈哈哈……”方清秋根本不顾及方泠芷讶异和无法置信的目光,用巨爪将碧儒的心一把拽出,示威一般举得老高,碧儒胸口喷溅而出的血液让方清秋峻冷的面容看起来更加恐怖。她大笑着起身,当着方泠芷的面将那已经停止跳动多时的心,一口一口嚼着,吃的津津有味,嘴角一直挂着不屑的笑意,眼神也是挑衅的望着方泠芷。

    而方泠芷,望着这般的方清秋,只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不多时,便在云宿的搀扶下不可抑制的吐了起来,将薛浩天精心调理的药膳吐个精光,还觉得胃里不舒服。方清秋一身鲜血,却没有一滴是她自己所出,吃完碧儒的心脏后,她得意的舔舔手,巨爪瞬间变回原来的人手样子。方清秋心满意足的吁了口气,第一句开口居然是五个极其残忍的字,“总算吃饱了。”

    “方清秋,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方泠芷大叫着将那把紧攥在手的七星剑扔给了方清秋。方清秋却接也没接,眼见着七星剑落地,发出清脆的一声,才打了个饱嗝,不紧不慢的将七星剑捡起,放回剑鞘,带着一脸玩味的笑意,“呦,你还真是多管闲事。我本打算将鬼谷子的心献给追心,才用七星剑将他插在明显的位置,就怕忘记。快说,你把鬼谷子藏到哪里去了?”

    “我问你,”方泠芷隐隐发怒,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语气之中自然也带了些冷意,“你……二哥是不是你杀死的?”

    “别叫二哥,方钟离可没觉得你是妹妹,”方清秋伸出食指,用指甲剔了剔牙缝,吐出一口鲜血,之后厌恶的甩甩手,道,“没错,我本想留着他的命,谁知他却一心想让我死。没办法,我只得杀了他,然后……”方清秋指了指背后的碧儒,“和他一样,吃了他的心。他死了总该对我有些贡献的,不枉我当初想留他小命。”

    方泠芷听了方清秋的话,几乎昏厥过去,瞳仁开始忽绿忽黑,又要控制不住自行觉醒。好在云宿及时在方泠芷耳旁安慰,她才渐渐平静下来,只不过声音依旧带着憋也憋不住的颤抖,“方清秋,这落月楼的惨剧,你可有插手?”

    “哦,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方清秋表情轻松,说起前事好像丝毫不关己一般的淡然,甚至还带着一丝嘲笑,“方泠芷,如今你我也是同坐一条船上的人……”

    “别说你是人,别侮辱了人这个字!”方泠芷咬牙切齿的望着方清秋,昔日相依为命的两姐妹,如今却更似仇人见面,或许之间的恨意比仇人更甚。

    “好,好,那便依你,谁让你是妖族的天狼星呢,妖王为了引你出来派伏赫将军和睚眦屠派,我与追心便做内应……”方清秋丝毫不生气,还津津有味的说起了屠派的经过,面儿上的喜庆完全不像是个逍遥派弟子,“好在追心授我傀儡术,而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也开始食人心,所以对傀儡术的运用得心应手。这落月楼弟子,其实真正忠于逍遥派的,也没有几个了,几乎都是我的傀儡。所以你说的对,落月楼这遍地尸首,的确是我所为。哎呀,我还记得,”方清秋脸上得意之色愈胜,“碧儒海逸云朵和天青这四个所谓的四大弟子,发现我能控制绝大多数落月楼弟子的时候,那不可置信和震惊的表情,哈哈哈……不过他们死得其所,他们的心会助我的修为再上一层楼!而鬼谷子那老不死的,至死都不相信,居然是他最爱的徒弟结束了他的……”

    “啪!”方清秋话还没说完,方泠芷已经抑制不住,挣脱云宿的控制,几步上前,在方清秋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打了她一记清脆的耳光。而眼泪,也随着这记耳光狂奔而下,无法停歇。

    “方清秋……你……”人渣禽兽畜生这样的词语方泠芷都不知该不该再说,她已经无法形容面前的方清秋,只是小时候两姐妹一起亲密无间的样子仍在脑海里回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杀了自己的兄长杀了犹如亲兄妹一般的师兄弟杀了最疼爱你的师父。方清秋,你已经杀了从前善良的自己!”

    “你打我,我不怪你,谁让你是妖族的天狼星,万千宠爱于一身,我如此渺小,又如何打的了你?”虽然方清秋脸上渐渐显现出一个鲜红的掌印,她却摸都没有去摸一下,反而继续笑着,不过说出的话却愈发让人心寒,“方泠芷,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幸运?小时候,因为你长得丑,便夺去了娘亲和大哥的疼爱;上逍遥派,明明仙资几乎为零,却在七星楼如鱼得水,得到一大帮人的喜爱;后来更遇上神兽和异兽,在他们的帮助下几乎站到了十三代弟子的顶峰。你不努力,也能压过不停努力着的我。好不容易发现了你妖族的身份,却又被追心一眼看出是天狼星,可以决定妖族生死存亡的天狼星。我本以为你会低潮的时候却又迎来了你人生的另一个高峰!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幸运?为什么你可以那么轻易的得多这许许多多我想也不敢想的东西?为什么风师兄喜欢的人偏偏又是你?”

    见方泠芷不出声,方清秋面上终于有了愠色,继续道,“我落至如此田地,你能脱得了关系吗?如果不是你鬼话连篇在先,不是你横刀夺爱在先,我怎会落得如此田地?我的心怎会无端少去一半?我怎会被追心控制,还被他……”方清秋说着,居然又面露笑意,像个疯子一样,甚至对方泠芷拱拱手,“所以,就算成为异人也无悔,就算日后要以人心为食也无谓,我只要得到我想得到的,那这一切都有意义。就算向你俯首称臣,以后都要辅助你,那又如何?”

    事已至此,方泠芷实在无话可说,她的心已经伤的七零八落,浑身都失了力气。这次,没有经过一场战斗,甚至连落玉瞳焰都未使用,她却累得身心俱疲。后退几步,被云宿接住,她抬起头,望着疯子一般的方清秋,低声问道,“那风师兄呢?好歹卜算子是七星楼的楼主,他会对七星楼的人手下留情吧?”

    “追心也是真心喜欢风瞿的,”方清秋脸上带着冷笑,“不然不会不舍得让他也成为傀儡,或许风瞿很像他年轻的时候吧。但是其他人就……”方清秋摆摆手,笑的一脸邪恶,“追心说了,那些小杂兵的心都送给我,让我增长修为,但是真正被禁锢的卜算子,那颗心就要留给他了。”

    “他没有杀掉真正的卜算子?”方泠芷的心猛地一震,她想不到一个追心会留着卜算子性命的理由。最起码从她入派开始,卜算子已经由追心假扮,据追心所讲,他扮卜算子已经近百年,从伏晖被抓入逍遥派前,他就被当做内应派入逍遥派。

    “为什么要杀掉他?追心让卜算子一直在暗室暗自修炼,卜算子修为越高,吃了他的心,修为就会获得的越高!”方清秋说着,舔了舔嘴唇。她也乞求追心将卜算子让给她,可追心只是笑着摆手拒绝。

    看来七星楼,除了风瞿和雪璃外,其他人无一幸免。方泠芷步履阑珊,不想再与方清秋争执,转身亦步亦趋的离开这里。不想方清秋却似乎看穿了方泠芷的心事,嘻嘻笑着插了句,“顺便好心告诉你,雪璃已经追随花墨而去了。”

    “那花师兄的孩子呢!”方泠芷本已无愿回头与方清秋多做争执,不愿再有无谓的伤怀。可方清秋这句话,还是让方泠芷心惊胆战的回过头。她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现在已是自己族群的妖族会做出连幼童都不放过的惨事。不过想来那孩子也是凶多吉少,妖族屡犯人类村庄,杀过的小孩又岂是少数?

    不想方清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忽的聒掌大笑,直笑的弯不下腰,好像听到什么滑天下之大稽事一般。在方泠芷和云宿都快忍耐不住的时候,她终于开口,带着一脸的嘲弄,“怎么,方泠芷,关于你心爱的花师兄那顶绿帽子问题,他始终未对你讲?”

    “你又在那里造什么谣,什么花师兄的绿帽子!”方泠芷顿时火冒三丈,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花墨,即使面前是曾经亲密的姐姐也不行!

    “好吧,看在我们同坐一条船的份儿上,我就好心告诉你。那个你所谓的花墨与雪璃的好孩儿,其实并非花墨所出。或者这么说吧,花墨与雪璃成亲,全都是追心一手的安排,他并未碰过雪璃一下。”

    方清秋的每句话,每个字都震撼着方泠芷,她还记得当初在花墨雪璃的成亲当日,自己因为过度伤怀喝个酩酊大醉,多日不敢去与花墨相见,就怕勾出相思。可结果,原来花墨并不喜欢雪璃的?他们成亲,也都是被追心所迫?方泠芷越来越觉得在某些事情上,自己误解了花墨,或许他的心一直在小伏伶那里,不然,最后也不会情愿为她而死。可那个小伏伶,不也就是自己吗?是不是说,如果当初追心没有逼着花墨娶雪璃的话,自己的这段初恋会有结果,还是开花结果呢?

    方泠芷越想越恨,往日的画面一幕幕在脑海中呈现。方清秋见方泠芷表情日渐痛苦,扯着嘴角笑的一脸春风,“而那个孩儿,虽非花墨的种,却是雪璃和追心的孩儿,所以,他也幸免于难。不过追心聪明,留了个心眼儿,把他的孩儿留在了清风道人身边,如今,应该是在赤炼阁之中吧。”

    ***

    方清秋在房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之后换上干净整洁的衣裳,将那些染了血的道袍悉数用鬼爪撕个粉碎。朦朦胧胧中,似乎又见到了不久人世的风瞿,他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望着她,口中呢喃着,“你怎么变成这样,你怎么变成这样……”

    “难道我想吗!”方清秋忽的发了狂一般,将床上干净的被褥一爪划开,里面的棉花飞的整间屋子都是,“若不是因为你,若不是因为你心里喜欢着方泠芷,惹的我妒火中烧,我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为何,为何你还要质问我?”

    “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方清秋累了,无力的跌坐地上,望着自己与追心一般无异的鬼爪,眼泪成行的流了下来,“可是这条路一旦走了,就无法回头。你死了,你解脱了,那我呢,我到底该怎么办,有谁关心过我吗?”

    “我是傀儡,我只能听命于追心,我的纯洁都给了他,我不愿意啊,我多想能和你一辈子啊,风瞿,风瞿!”方清秋终于喊出了这个名字,眼泪快将自己淹没。她忍得太久了,知道风瞿死后,还要在方泠芷几人面前装作不在乎,装作自己已经心如止水。可是,那些都是假装,她好伤心,真的好伤心,心爱的人死了,她的心好像也如一座死城一般,沉寂灰暗。一切再也无法回到从前,方清秋才发现,她最沉溺的时光,居然是刚到逍遥派的时候,与笑的一脸阳光的风瞿相识的阵子……

    这一夜,方泠芷云宿当康伏晖瑾辰若湖方清秋几人皆一夜无眠,各自想着心事。早起在酒家用膳之时,七人都顶着巨大的黑眼圈,默默无闻的往嘴里塞着膳食,却失了味觉;或许由于睡眠不足,眼神也是呆滞了不少,明明长得俊俏可人的七人,如今更像落魄潦倒的村民了。

    以外表年龄层次看来,伏晖应该是七人之中年长的一个,下来依次序排之,是云宿方清秋瑾辰若湖方泠芷,最后是当康。酒家老板娘一直在后盯着七人,可就是抓破头皮都想不通他们的关系。这七人出手阔气,睡觉分成七个上等的房间,长相也是一等一的好,究竟是何人?

    “用完膳我们便出发,约莫中午的时候,应该就会到了。”云宿将方泠芷那张皱巴巴的地图拿出来,指了指他们现在的大概位置,又点了点伏晖所圈出的妖族所在,“祥云速度虽慢,毕竟我们是行于空中,还是省了不少路的。”(未完待续。)>}

    [五九文学网手机版 m.59pk.net]
章节列表下一章
新书推荐:我有一张boss地图 无限二次元大乱斗 重生校园:天下男神皆炉鼎 师妹又闯祸了 重生之都市少主 剑仙阁小师叔 捡了个天庭 兼职阎王爷 重生小媳妇 厉害了我的金箍棒 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 机甲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