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网”最新网址:https://www.59pk.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59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老婆是房姐 > 第138章7400字(养文的都出来,求一波全订,均订掉了,呜~~)

我老婆是房姐 第138章7400字(养文的都出来,求一波全订,均订掉了,呜~~)

章节列表下一章
好书推荐:剑破九天 天龙英雄传 次元论坛 超品相师 超级保安在都市 动力之王 征战洪荒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我不想当球王 火影之至高之上 
    客户方是一对比我们还年轻几岁的小夫妻,还没生孩子,就已经考虑给孩子买这个学区房了。

    女方是北京昌平人,男方是外地人,男方是it行业的,常年在新加坡工作,一想就知道,被外派到国外工作的员工,工资基本都是双倍的,也就是如果他在国内赚四十万人民币,长期驻扎在国外的,基本就是年薪八十万人民币。

    想来也是有实力的一对小夫妻。

    我和姜西还好奇问了他们一句,为什么没有定居在新加坡.

    那男的说,对比之下,还是觉得中国生活会好一些,新加坡的生活压力也很大。

    那时,我们才了解了不同人对新加坡的看法,以前身边人一提新加坡,都说是像天堂一样的国家,虽然小,但是法制健全,管理严格,人文素质都高。

    可看这对小夫妻的亲自体验,证明可能并没有那么好。

    双方谈判进行了一会儿后,客户方的男人态度很温和地说,“房子我们是看上了的,但是,我们只能出到七百一十五万,再多我们就拿不出来了,这也是卖了我们的一套房,才能买这套房子的。”

    确实,这一代年轻人,靠自己赚钱能买得起七百万的房子,不能说没有,那也真是凤毛麟角,大多数都得靠卖掉一套,再添点钱买一套,不过他们也是幸运儿中的佼佼者。

    其实以我来看,七百一十五万真的也是不少了,但是似乎还没有达到姜西的心里价位。

    姜西笑着说,“是这样的,七百一十五万肯定不会卖,因为这个价格如果要卖,早就卖给别人了,不会等到见你们,我就是咬死了七百三十万才会等到现在的,但是,我要跟你们说的是,现在七百三十万也不卖了,因为另一家客户已经给到七百四十万了,那我不可能七百四十万不卖,而来卖你们的七百一十五万对吧?”

    姜西这话一出,大家全愣住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都在猜测她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

    就在这时,姜西的手机响了,是那个约好的链x的中介人员小张。

    姜西接听,自然不会放免提,所以我们大家都听不到对方说了什么,光听着姜西说,“啊!我知道了,这边还没谈完,不过我估计快了,结束之后马上去你那里。”

    她一说这话,电话另一方的小张立刻意识到我们被别的中介劫了,马上就连绵不休地跟她说话,就算听不到说得是什么,也能感觉到是缠着她,怕她把房子卖掉。

    姜西大概让他说了一会儿,便说,“你跟我说那么多没用,因为现在想买这个房子的有好几家……”。

    好几家?我看到的就只有两家。

    “所以,现在是少七百四十五万不卖。”

    对方又纠缠了一会儿,不知道说了什么,只听姜西说,“先不跟你说了,你就跟客户这么说吧,少七百四十五万不卖。”

    说完姜西就把电话挂掉了,然后对在场的人说,“对方的中介说,差不多给到了七百四十万,我没松口,现在就是七百四十五万,谁给得到位,就卖给谁,你这边要快点做决定,如果不行,我们要赶紧走了,不能耽误我们卖对不对?”

    姜西是站着说的,一脸的严肃外加不容置疑的气势。

    卖房都卖出气场了,她还真是看出这对夫妻诚心要了。

    客户方的女人说,“这个价格有点高出我们的预算了,我们夫妻需要商量一下。”

    姜西说,“你们尽管商量!”

    于是客户方夫妻在中介小李的安排下,去了另一个房间。

    等他们出去了,我就问姜西,“那边真的给到七百四十万了吗?”

    姜西斜眼睨了我一下,小声说了一句,“闭嘴!”

    我眨了眨眼睛,“是,老婆!”

    我怎么都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小李又串回来了,幸亏姜西刚才没有回答我,否则声音稍微大点都被小李听到了。

    小李笑着说,“姐啊,你看你能不能别把价格咬得那么死,我这客户,他们买这么个房子也不容易,小夫妻俩,也没那么多钱,原本预算只是七百万的,结果喜欢你家的房子是个三居,将来能给老人有间房,所以很想买这个房子,您就放松一点价格呗,不能说一点都不松口啊!”

    姜西笑着说,“小李,我要不是冲着你辛苦接我们来,又给我家闺女买玩具的,我现在已经走了,链x的那个小张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他们已经出到七百四十万了,我不可能在这边卖七百一十五万对吧?”

    姜西一说这话,小李就一脸焦急,深怕这一单跑了,赶紧态度特别温和地说,“姐,那你给我一个最终的低价吧,最低少多少钱不卖,我给他们回话,不行就让你走。”

    最后这句“不行就让你走”也是中介人员的策略,后来跟着姜西房子的事办的多了,我才知道,中介人员,那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都不会放房东和客户走的。

    姜西永远都特别淡定地说,“给你个面子,最底价是七百四十万,再少一分钱,绝对不行!别人都给到这个价了,我再卖得比这低,那我不是傻吗?”

    “行,我知道了姐,我去跟他们谈哈,你们别着急,在这等我哈,我不回来,你们不要走,我不回来,就是有希望哈!”

    “行!我等你!”姜西笑着对小李说。

    这回我等小李走了半天没回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七百四十万,比市场价高很多了,真能卖成吗?”

    姜西眼睛转了转,似乎刚想回答我,结果这个时候在一旁玩芭比娃娃的江东西突然插了一句说,“爸爸,妈妈在办大事呢,你就不要老是问了。”

    我,“……”。

    “噗!”姜西忍不住笑了。

    我一脸不开心,斜眼瞪江东西。

    江东西马上嬉皮笑脸地抱住我的手臂,撒娇般地说,“哎呀,我的意思是说,像这种买房子的小事,你就交给妈妈去做嘛,你应该干的是更大的事!”

    我斜眼睨着她,“什么是更大的事?”

    她“哈哈哈”地笑着说,“当然是陪你大闺女玩儿了,什么事能有我重要呀?对不对?”

    我本来想揍她的,但看着她那张跟我长得一样的小脸,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笑得那个得意小样儿,我就觉得,我大闺女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你说什么都对!”

    咳!这句话大概是说多了,竟然情不自禁就出来了。

    “哈哈哈哈!”

    姜西和江东西两人都笑得那么开怀!如此我还求什么呢?只要这两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开心就好!

    又过了不一会儿,小李进来了,他一脸严肃地对姜西说,“姐啊,客户实在拿不出七百四十万,最多只能出到七百二十万,这是顶点了。”

    只见小李的话刚一说完,姜西立刻站起来,脸上有些不高兴地说,“哎呀,不行应该早点告诉我们啊,那我们得赶紧走了,那边的客户等我们很久了啊!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说完她就拉着我和江东西的手臂,毫不犹豫地往外走。

    那中介小李立刻说,“别呀姐,你先别走,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姐!”

    这个时候他再怎么叫姐,姜西都当听不到了,她就真的拉着我们一直往外走,但是我也看出来了,她走的步伐并不快,而是看似一直走,可步伐缓慢,我就知道,她其实不是真的那么想走的。

    小李在门口拉住她的手臂,“姐,你先再等一会儿,我再去给你谈谈哈!”

    姜西说,“我真的不想等了,那边七百四十万去了就签约,我干嘛在这边浪费时间,万一那边的客户跑了,这损失谁给我补啊?”

    “五分钟姐,就等我五分钟,五分钟之后要是还不行,我就放你走,姐,你看我这么辛苦,也这么有诚意,你就给我五分钟呗,行不行?当小李弟弟我求你了。”

    姜西看看手机说,“现在是三点二十,五分钟后你这边有没有消息,我都要走!”

    “行行行姐,你等我,我很快回来!”

    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就站在门口,似乎随时准备着离开,或者,再进来……

    五分钟不到,小李紧跑乱颠地冲到了我们身边,气喘吁吁地说,“姐,我给你谈到了七百三十八万五千,姐,这是顶天了,给我个面子,这个价格真的不低了,姐,你去了另一个客户那里,未必真的能给你这么多,中介人员有时候也是忽悠你的,行吗姐,就这个价吧,卖了吧,你看我这都辛苦好几天了,你也不差那一两万了,再说你刚开始跟我报的是七百三十万,一般情况下这么贵的房子,砍掉个十五万都很正常,我猜你原来想要卖掉的心里价位应该是在七百一十五万左右,今天你卖到七百三十八万,我多帮你卖了二十三万姐,这个面子可以了吧?”

    小李肯定是往自己身上揽功劳,这事要怎么说呢?首先肯定是姜西绷得住,然后,小李本来就是死磕两边,哪边能磕出价格算哪边,那姜西这边磕不下来,他也就只能去死磕客户那边,这样说来,小李也是有很大功劳的,毕竟劝说客户多拿钱出来,没点能力的中介人员,还真没那么容易成功。

    当小李的话一说完,我就见姜西脸上的神情有些细微的变化,好像想笑,但又憋住了似的说,“这样吧,我跟我老公商量一下,过几分钟给你答复。”

    “行行行姐!”

    小李赶紧又拉着姜西进了一个房间,我和江东西也跟进去。

    小李说,“你们商量,我跟客户就在外边等着,我也得看着客户,免得他们跑了,呵呵!”

    “去吧去吧!”姜西笑着说。

    等屋里就剩下我们一家三口的时候,姜西终于忍不住露出了大大地笑容。

    我一看她的笑,自然是明白的,我也笑了,但是我却不敢说话。

    这次是她先说的,“这个价格,我很满意。”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小李一下推门进来了,急吼吼地说,“姐啊,你们决定好了吗?要是不行,客户也要走了!”

    姜西马上高声说,“签约吧!”

    “得嘞!谢谢姐了!”

    小李立刻去把客户又带回到了这个屋里。

    客户夫妻俩脸色不是很好,但是看起来也是勉强接受了的。

    客户方的女人说,“这个大姐,可真是能崩住啊,看出我们看上你家房子了,说什么价格都不松口。”

    姜西笑着说,“那还真不是,主要是我家房子好,真的不愁卖,另一个客户给到了高的价格,我是觉得咱们谈这么久了,同样的价格我先卖给你们!”

    这样一说,对方夫妻俩都不吭声。

    客户方男人对女人说,“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买了就买了吧,就是每月多还一点贷款呗!”

    看得出来,夫妻俩没有按着自己的心里价位买上这个房子,有一点遗憾,但是要他们放弃这个房子,他们又不甘心,所以,一狠心买下来了。

    这些,我觉得就不是我们卖房子的人该关心的事了,我们也没有那么圣母,想着给他们省钱,他们既然愿意买,想来还是负担得起的。

    就这样,之后双方顺利签了约,客户方付给我们十万元定金,我们就走了,之后要等中介人员帮客户方办贷款,等流程走下来,签贷款协议的时候,姜西一个人来就行了,因为房子写的是她一个人的名字,并不需要我出现。

    回去的路上,姜西给小张发了信息说明房子已经卖掉了,小张特别遗憾地打来电话,本来还想怪姜西几句似的。

    “姐,你怎么能这样呢?我这边客户等了你好几个小时呢?”

    姜西就只说了一句话,对方就不再抱怨了,她说,“我卖了七百三十八万五!”

    对方愣了一会儿,继而声音中透着复杂的情绪,既有遗憾又有激动,“哎呀,那真是卖的不少呀。”

    姜西说,“是呀,即便我去见你的客户,你的客户也不可能给这么高的价格,之前你跟我说对方只能出到七百一十万,你说我还去干什么呢?是不是?”

    小张说,“行了姐,我理解了,要是你有朋友要买房、卖房的,一定介绍给我哈!”

    姜西说,“这个没问题!”

    “谢谢姐!”

    “不可气!”

    彼此道谢后,姜西总算收了电话。

    她说,“我爱xx和链x的中介人员相对素质都挺高的,有些小中介就真的不能找,然后,链x不能打折,我爱xx能打折,刚才客户方给我爱xx交了中介费,打了五折之后是付了八万五千多,要是在链x,最多打九折,中介费就要付十六万左右。”

    咳!我听下来觉得心里难受,买个房子,光付的中介费,一辆好车就没了。

    对于中介这个行业,我觉得是好的存在,但总是觉得,不值那么多钱。当然,我也很尊重中介工作人员,因为他们确实挺辛苦的,并且他们能分到的钱,也没有那么多。

    我尊重每一个行业的劳动者,并且行行出状元这话是真的,就看你是不是真的肯干!

    七百多万的房子,这就算卖得很快、很顺利了。

    等我们坐上了火车,我便问姜西,“我们真的像那个中介小李说得那样,多卖了二十三万吗?”

    提起这个话题,姜西那双眼睛便流露出了一份得意的光彩。

    她扬了扬下巴,抿唇笑说,“可能还不止哦,我一开始报价是七百三十万,但其实我做好了准备,这么贵的房子不容易卖出去,所以,人家如果砍个二十万也正常,至于卖不卖,那就要看房东着不着急,那我们现在也是挺着急卖的嘛,所以,要是真没有人买,我可能七百一十万也会卖,甚至七百万也有可能,所以……”。

    “所以我们真的多赚了好多啊!这样一想,说多赚了三、四十万也对啊!”

    姜西笑笑说,“运气好吧!”

    我立刻说,“不不不,我觉得这次不是运气的问题,而是你的策略好。”

    首先,最开始在南京的时候,她一见有人要买了,立刻给每一个中介打电话,通知他们,那意思就好像是,我家的房子要卖出去了,你们抓紧点还有机会,于是,轰炸了一圈之后,又炸出了一个要买房的客户,这绝对是人为的结果,如果她不轰炸出第二个真实客户,根本没可能上演今天坐地起价的戏码,那样我们就很被动,主动权就被客户占去了。现在这样,万一这个客户没谈成,另一个客户也还是我们的机会。

    其次,在谈判的过程中,她一直精准判断出我家房子的价值,说实话,谁都不是傻子,我家房子要是不好,别人也不会愿意花高于市场的价格买,然后,更大的功劳应该归于她对对方客户心理的精准预估,她似乎看准了对方客户真的很想买我家的房子,所以,加价的时候一点也不嘴软,并且心态一直绷得很淡定,完全一副你不买有别人买,我并不是非指望你买的模样。从这一点来说,心理战术上,对方已经输一半了。

    再则,她也不是很过分贪心的人,加到了自己的心里价位,也给了对方小砍的余地,没有咬着七百四十五万不放,先是放了五万,后来对方又砍两万,在她终于同意了的同时,对方也松了口气,会觉得砍下的价格来之不易,值得珍惜!

    正因为以上她所表现出来的种种智慧,才促使我们家房子能卖得这样一个好价钱。

    “老婆,你为什么如此优秀呢?我跟你比真是差太远了,要是我,根本不可能把这个房子卖出这么高的价格。”

    姜西伸手像个大姐大似的搂住我的脖子,笑得甜蜜蜜地说,“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准你贬低自己,我有我的优点,你也有你的优点,你最大的缺点是脑子比较死,而你最大的优点嘛……”。

    她突然笑得很调皮。

    我更好奇了,“我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她又笑得意味深长地说,“是在这个家里,你没有束缚我的翅膀,还默默助力任我飞翔,所以办大事的时候,我才能飞起来,如果没有你的信任和支持,我也不可能把事情都办得那样好!”

    是吗?我不知道姜西这番话是真的,还是只为安慰我而说的。

    有时候我脑子里经常会出现一个疑问,如果姜西她当初嫁的人不是我,是别的男人的话,她真的会过得不如现在好吗?我其实有点不敢相信,但我也不愿去细想了,反正我是觉得,这辈子我捡了个大便宜,自己偷着乐就好了。

    到了晚饭时间,我们一家三口在车上吃东西时,姜西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哎呀,程科的房子还在我的名下呢,这个事情必须得解决掉了。”

    “为什么?”我没明白她的意思。

    “国家不是要实施房产税吗?我名下挂那么多房子干什么,你给程科打电话,是卖还是转走,赶紧的,别占着我的名字,国家的政策一时一个变,别哪天因为他的房子影响到我买房子了,燕郊的房子现在单价已经三万一平米了,现在他那个七十六平米的房子能卖到两百二、三十万了。”

    “好,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反正在车上也是无聊,我便拨通了程科的电话。

    程科接了电话心情好像很不错,“喂!东啊!”

    “我呸!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地叫我,再说,这一声‘东’只有我老婆才能叫”。

    程科笑着说,“那我叫什么?‘我东’?”

    “滚!这话让你丹听见了,万一仇恨上我就不好了。”我心情也挺好的,便跟他逗。

    他依然笑着说,“我丹早就知道你是我的真爱,她是一辈子的备胎。”

    “行了吧你,你不怕你丹吃醋,我还怕我西不高兴呢,我西可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你这颗大贝壳也不行。”

    他突然语气就变了,“得了吧你,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真是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机会你就秀恩爱啊!”

    “你好意思说我?”我语气也变了。

    他立刻“呵呵”笑了,“你都幸福那么多年了,我这才刚幸福几年,怎么就不能让我秀一秀了,话说,真得好好感谢一下你老婆,金丹对我特别好!”

    我说,“金丹在选择丈夫方面,那是过尽千帆皆不是,好不容易遇到一艘可以靠岸的破船,自然上了船就赖着不下了呗!”

    陈科笑得声音发抖,“你才是破船呢!哈哈哈!”

    “哈哈哈!”我也笑了。

    等笑够了,我便说,“跟你说个正经事,你燕郊的房子打算怎么处理?姜西说不想让你的房子占着我们家的名额了,免得房产税一出来,给我们带来麻烦,你说你吧,就说现在你是企业家的上门女婿了,不差这点钱了,但你也不能什么都不管呀,连房租你都不收,还是我们帮你收的,那房子现在也值两百二、三十万了。”

    陈科一愣,“都那么值钱了啊?真好……。”

    他缓和了一下情绪,语气突然认真了起来,说,“江东啊,我跟你说实话吧,那个房子我连去看都没看过,再说当初我也就在你那放了三十多万元,现在涨了那么多,我收回来的话,都觉得问心有愧!”

    “你说什么呢,咱哥们儿谁跟谁啊?”

    “不是江东,你听我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给了我重生的机会,你老婆给了我重新获得幸福的机会,我觉得我程科这辈子对你们夫妻都无以为报,那个房子,说得再具体点,就那三十几万,就当是我回报你们的吧,当然,如果我过得很穷,我也会要,现在我拜你们夫妻所赐,过得好,那房子我就不打算要回来了。”

    我立刻严肃地反驳他,“你有这样的想法可就不好了,我们兄弟之间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我如果要了你的房子,或者说,要了你的三十八万元,我江东成什么人了?”

    “不,江东你别瞎想,这只是我想表达的一点心意,也为了让我心里好受一点。”

    “你好受了,我和姜西怎么办?我们该难受了。”

    程科又笑了,“你们难受什么呢,开开心心收着就完了,是你们该得的。”

    “那怎么……”

    我刚想再反驳他几句,总之我觉得这个房子我和姜西是不能要的,当初说好了,是帮他买的,现在不还给他,那我们成什么人了?

    只是这次还没等我说话,姜西就一把抢过了我手上的手机,她离我很近,即便没开免提,她也听到了程科说得话。

    她拿起电话,语气很冲地说,“程科你瞧不起谁呢?”

    程科一愣,忙问,“我怎么瞧不起你们了?”

    姜西说,“我们今天刚卖了七百三十多万的房子,谁稀的要你家那两百多万的房子,你现在好过了,我们也不穷啊,少废话,麻溜把你的房子是过户走,还是卖了,随你,总之占着我们家的名额,我们以后还要买二套房、三套房、四套房呢,你别耽误了我们。”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们现在也是胖了,连两百万的房子都不在乎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两百多万的房子要是我们自己赚的,我当然稀罕也珍惜,但这房子是你的本钱买的,跟我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不是我们的,我们没那闲工夫去惦记,有功夫不如研究自己的房子去,你懂了吗?”

    “懂了,懂了!”

    几句话,程科就被姜西说服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帮我挂出来卖吧!”

    “o了!等卖了钱打给你!”

    “行!”

    又简单说了几句,我们就挂了电话。

    这事,就这么定了。

    …………

    北京那边走流程,怎么都得需要十天半个月,所以,我和姜西就又回南京过平常的日子了。

    只是,不平常的是,姜西有一天,又突然从卧室里,对正在客厅工作的我发出一声来自灵魂的尖叫,我当时正在聚精会神改bug,被她的尖叫声吓得浑身一激灵。

    顶点

章节列表下一章
新书推荐:绿茵傻腰 新黎爷的轨迹 一吨超人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盘龙开端之纵横三界 斩月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 一切从篮球开始 HP叫我女王大人 陈情之偷心贼 世界树的游戏 孤独玩家的日记